罗拉·柏翠斯:宇宙杂音

《无政府主义者:以色列的无人机反馈(2009年2 月24日截获)》 2016年,有色喷墨打印、铝板,114.3×164.5厘米

《无政府主义者:以色列的无人机反馈(2009年2月24日截获)》
2016年,有色喷墨打印、铝板,114.3×164.5厘米

2013年,爱德华·斯诺登给罗拉·柏翠斯发送了一个加密文件,内含美国国家安全局监视平民通讯记录的证据。这个文件的名字是宇宙杂音,指的是大爆炸过后至今残留的微波辐射。这位奥斯卡及普利策获奖导演在惠特尼美术馆的同名个展追踪世贸大楼倒下后在全球范围留下的杂音。

与以往的纪录片展览不同的是,柏翠斯把大量的信息材料拆分,安放在充满沉浸式的叙事与交互体验的装置之中。这些作品把已为公众所知的揭露美政府监控的新闻知识转为直观的感受。《部署矩阵》隐喻美情报部门的数据库,通过黑暗走廊两侧的小孔观众可窥视到有关菱镜计划的机密文件。《下榻地点》为观众提供了一个平台可以舒适地躺在星空投影下,直到星光的宁静被冰冷的无人机嗡鸣声所打破。

在观看纪录片时为观众所忘记的身体在这些装置中成为被直接规戒的对象。展览的最后,一个屏幕显示人造星空下的观众的实时热成像——无人机在夜间利用这项技术锁定目标。在虚构的空间中,展览观众与战争的距离被消解,身体被置换到了在无人机威胁下的也门,索马里及巴基斯坦。而另一屏幕上的观众的移动设备的编号和连接网络请求在一个屏幕上闪现,提醒着在当代生活中对非法监控脱敏的人。

现实的荒谬之处在于,作为个体的人一方面在监控中被具体细致地记录,又在反恐战争功利主义的大局观中抽象消失。《噢,你可看见》中世贸废墟周边悲伤的围观者,《誓言》中被审问的本·拉登的前司机(“他只是个普通人”,美军指定的辩护律师最后感慨),如同通讯公司用幼稚的漫画解释监听计划如何运作的平庸员工,在被无人机打击的也门星空下被熄灭灯的人,在巴格达拍摄美军行动的抖动的镜头后的柏翠斯(柏翠斯因为拍摄这段片段而上了美国政府的秘密黑名单)……柏翠斯作品中聚焦的这些复杂而又普通的人正是对消失的反抗。

纽约惠特尼美术馆
2016.02.05 – 2016.05.01

About this article

Post in: 下版 | May 24 , 2016 | Tag in: 2016年4月号
成功的晕眩:大连万达与“模式创新”
本土:变革中的中国艺术家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