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要,《精神高于一切》,2016年
+

TERM

此刻,我们对于上海,香港以及更宽泛的中国现代性的当下与未来都充满疑问。当答案在别处无迹可寻时,我们一如既往地在艺术的空间中寻找启示,在这里,鲜活的生命和希望仍在野蛮生长。

阅读更多

当蓬皮杜艺术中心的负责人为成都定制“全球都市”的提案时,难免会有这样的问题浮现:为何成都人民需要给蓬皮杜支付学费来发觉自己的文化?究竟什么才是有价值的“全球都市”?

阅读更多
VIEW MORE

CURRENT ISSUE

LEAP 2019 艺术界的春秋:二〇一〇年以来的中国当代艺术

CLOSE

    微信公众号

    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