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丽的退场:颜峻的“撒把UCCA芥末”

“撒把UCCA芥末”音乐活动现场

声音艺术家颜峻协同自己创建的厂牌——“撒把芥末”组织、制作做了十年的实验音乐,2010年,他开始在798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组织每月一次的现场演出。就在这个系列最后一场演出的前几天,我和颜峻见面,他从容地跟我聊起他的失望和调皮的期待。

过去一年中,颜峻说他越来越强烈地感觉到一种异化。他形容UCCA就像一个时代的“超级市场”,光顾这里的人并不是一群忠实的支持者,而是跟“撒把芥末”创建起来的群体毫无关系的“游客”。这种关系背后的“资本主义运作模式”让颜峻感到非常沮丧,也让他对最后一场演出有了更大胆的想法。他曾考虑从展览空间出发,发动一场浩大的声响袭击。

最终,他邀请了之前所有参与这个项目的艺术家一起来共同分享厂牌历史中的这一重要时刻。

一走进UCCA大门,我就看见“撒把芥末”艺术家冯昊正站在入口处。可以说相较他者,他的作品最叫人不知所措:他一次只为一个人“表演”:首先让听众戴上眼罩和插在麦克风上的耳机,然后带着他们以快步小跑的行进方式在整个一楼三个大型展厅内开始一个短小的旅程。在经历了一把混乱的黑暗之后,属于我的体验结束了,我非常好奇听到的是什么。
同时,另外一群吹萨克管的人在展厅里四处游走,面对空无一物的乐谱架表演独奏。噪音艺术家洪启乐正起劲地弹着一把玩具吉他,在事先录好的流行乐里插入尖锐的高频噪音。

有点讽刺的是,在我看来,这一次恰恰是整个系列里“旅游”味儿最重的一次演出,大部分现场观众都带着相机,他们忙着捕捉的在只是一场超现实的游行,一次朋友圈内狡黠的玩笑。苏珊·桑塔格曾这样评论旅游业与摄影:“ 摄影就是对拍摄对象的占有。”在经历商业艺术模式为期一年的“占有”之后,撒把芥末带着一种强烈自我意识的反观,离开了UCCA。似乎只有冯昊的作品跟声音有关,而他的表演仅限于给那些身处遍布视觉刺激的“超级市场”中,但宁愿牺牲视力的观众。

About this article

Post in: 现场 | February 21 , 2011 | Tag in: 2011年2月号 | 文:Josh Feola / 摄影: 周鹭
阮千瑞:“本地密语”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