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丽尔·多尼根:场景与广告

展览现场,纽约新美术馆,2016年

展览现场,纽约新美术馆,2016年

上世纪90年代就像是在文化艺术的肠胃中还未被消化的食物。即使与那个时代的审美放在一起,仍然让人不知该如何理解它们,挪用和批判?给怀旧打打蜡?还是插科打诨?从什么时候开始,技术已经变得无处不在以至于常常被我们忽略,而不是像之前那样醉心其中。泡沫时代的政治经济已经崩塌,将我们的身份和社交网络碾压成碎片,不留下丝毫的乌托邦式的潜力。由此,谢丽尔·多尼根,一位游走于表演、录像、绘画等多种媒介间的艺术家,在新美术馆如实验室般的五楼空间举办的个展,也呈现出这种诡异的特质。

展厅中充满着霓虹色彩,在半衰像素、低保真的录像片段中,多尼根戴着用塑料壶做成的面罩,用她的臀部和绿色颜料印刻出四叶草的图案,一种对伊夫·克莱因扭曲的逆转。这是整体性实践的行为艺术,而不仅仅局限于某一媒介探索,一种多尼根的美学——人们甚至认为这就是她的品牌——还从油画布拓展到服装,一组与Print All Over Me品牌合作设计的、带着互联网风格的外衣作品,在艺术家创作的“概念店”中占据了主要位置,其广告标语是“欲望教育”。在今天,零售商品的策划本身就是艺术。

多尼根的“朋克女性主义”实践紧紧抓住了文化的碎屑,虽然还没老套到媚俗,但也很接近了。也许这就是让人感到不适的缘由:我们仍然不知道该如何感受这些颇具风格的物件,它们来自逝去的时光,却并不久远。艺术家找到了许多方式来提醒观众,商业才是唯一不变的真理,正如俗话所说:“如果你不花费,你可能就是产品。”

(由顾虔凡翻译)

纽约新美术馆

2016.01.20 – 2016.04.10

About this article

Post in: 下版 | June 27 , 2016 | Tag in: 2016年4月号
摇摆在世界尽头:阅读当代中国
山中美术馆

Leave a Comment